破洛洛手机网
当前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老屋深怨

作者:资料塔 来源:网络收集 2011-8-23

第一章
 
  这是我来深圳最开心的一天。这里的天空总是那么蓝,日头总是那么毒,搞得我这个久居成都的人难受到了极点。而且这么高的气温弄得我脾气也暴涨了很多。总是平白无故跟手下发脾气。

  幸好每一天总是有意外或者惊喜,在网上认识了很久的叫风姬的女孩下午在QQ上说晚上见面。在深圳,通常网友见面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也可以猜到一二。

  这个消息让我很开心,我早早回到住处,洗澡,换衣,把平常不太整理的头发抹上者哩水,(因为我够帅,哈哈)看看镜子,满意笑了笑,还算可以。

  到了约定的车站,我依在树干,点燃一支烟。时间要到了,突然有点尿急的感觉。身体不自然的想抖动。网上聊了半年,她是什么样子呢?试探着问她,她总是很自信的说,我不是美女,深圳就没美女了。不过这种事情也难说,网上很多恐龙化妆成美女见光死的多了......想到这里,急切的心理导致全身一阵莫名的颤抖。虽然我对女人并不陌生,但是这种神秘感还是让我激动不已。

  “你是流光?”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如同天籁传来,我转头,呆住。烟从我嘴里无声掉落,滚了滚掉进草丛,闪耀了最后一点光芒。

  她的确是美女,身材修长,容颜秀绝,更让我痴迷的是她的头发,象瀑布一般垂到腰间。小巧的白色衬衣配搭黑色短裙,简直是我典型的梦中情人!

  “我是风姬”

  她小巧的嘴象吐出兰花样张合着,我却呆呆的说不出话来。耳边如同大锣敲过,嗡嗡作响。

  无声的,她走近我身边,很自然的挽上了我的肩膀,一阵冰凉的感觉让我刹时清醒。

  “我....我...我在餐厅...定了位子”

  我有些语无伦次。她的手臂如同寒冰。虽然这是傍晚,深圳气温仍然很高,可是我却全身一个激灵!我知道女孩夏天肌肤如雪,冰凉可人,但也不是这样的冰寒啊!

  “那我们去吧”她没有一点表情,眼睛盯着我。那眼神生怕认错了似的。这让我有些慌乱,我掩饰着清理了一下嗓子“好啊”

  她很自然靠着我,我们象情侣一样在人群中漫步。她的身体很软,乳房碰触着我的手臂可以感觉到她的坚挺。她很轻,轻得我自信可以抱着她一直走下去。我们谁也不说话,就象两个多年在一起的夫妻。

  餐厅是一家重庆口味的,她说她一直喜欢这种口味。我是重庆人,自然也喜欢家乡菜。我殷勤的为她搬开椅子,然后小心的坐在她面前。她看着我,好像早就熟悉了我的样子。而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欣赏一下她的容颜。

  她是个完美的女人,我梦中常出现她的样子,长发、细腰和修长的身材,虽然梦总是不那么清晰,但我认定就是她。我暗暗下决心不再一个人漂泊了,要把她牢牢抓住!


第二章
 
  正在胡思乱想,餐厅小姐推门进来。“先生,一个人么?”

  我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明知故问嘛。不过小姐也是个美女,二十岁左右,典型的重庆女孩。我见着美女通常是发不出脾气的。“小姐,两位。”我微微一点头。

  “那先生是现在点菜么?”

  “好的”

  小姐递上很精美的菜单,我伸手接了过来。指尖相触,不禁心中一动,那指头小巧修长,隐隐的肉色温暖舒适。我看了一眼风姬,她也在认真的看着我。为什么风姬的手晶莹剔透,毫无血色呢?

  “嗯......泡椒凤爪......小姐,你怎么了?”

  余光中我觉得小姐轻轻颤抖了一下。“我没有开空调,可是却很冷,呵呵”,小姐笑了笑,那笑意温暖的照着我的眼睛。真的,不说我还没注意,小姐也许刚进来,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整个房间很大,有一张很大的沙发、电视,灯光是橙色的,可是却象我照相调错了色温,整个房间笼罩在淡淡的蓝色中,显得阴森森的。“也许是感觉上的吧,你们房间设计得不错,不开空调也能感觉到凉意。”

  小姐温顺的点了点头,左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右手。重庆女孩皮肤真好,我不禁想到。

  点完菜,小姐退了出去。我打开电视,正在播放一曲Cillen的“I  remember  L.A”。我喜欢其中两个人林阴下的漫步,爱情在时光中流逝的味道。每听到这曲子,总是让我心情激荡。

  “风姬,来!”

  她盈盈的起身,象朵白云飘到我身边,我们很自然的抱在一起,随着词曲慢慢摇荡。她的腰肢在我手中如同小鹿,体贴着,激动着。

  “你真的象块高原上寒玉,美丽冻人!”

  我凝视着她如玉一般的容颜,嘴唇靠着她白嫩的耳垂,轻轻的叹息着。气息的碰撞,我感觉到了她的慌乱。风姬手离开我的肩膀,放到我小腹上,一阵冰凉侵入全身,驱走了我的激动。

  “等会儿再说。”她幽幽的说,“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一直是你的。”

  听到这话,我已经醉了......

  那是一次完美的晚餐,除了......我没看到她笑过一次。


第三章
 
  深圳有很多漂亮的草坪,我们挽着手在椰树下漫步,天气还是那么热,可是只要我挽着她的腰,身上就如同深秋。嗯,也罢,不用买空调了,以后要是能整天抱着她,该是怎样的风景啊。

  我们慢慢的说着话,我尽量找些搞笑的段子,可是无论如何,她总是不露一丝笑意。冰美人?时光猛的倒流,我仿佛回到大学时代。那时我喜欢一个女孩,她也是冷冰冰的,总没见她笑过,无数的人,包括我都碰得鼻青脸肿。不过风姬应该不是这样,因为我抱着她的时候,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也许这样的外表下面是一具热情似火的身体吧?

  “老婆”

  “嗯?”我自然的说了,她自然的答了

  “你怎么这么冰啊?”

  “不好么?”

  “好啊,不用买空调了,不过......”

  “不过什么,老公?”

  “我要抱你之前得做热身运动,呵呵。”

  “哪家宾馆?”

  哇!我没听错吧?我本来想带她去酒吧,在烛光摇曳中和她温情款款,让她小醉后带她去,没想到她突然就说了出来。不过我喜欢热情的女孩,但在此刻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前面......不远了,就那里”

  我指着那栋高耸着的建筑。

  “也许,我们再熟悉一下,我不想那种一夜的.......”我想,那瞬间的光华都是不能持久的。

  她转头,眼睛黑得象深深的井,一点亮光闪烁在无比的黑色中。

  “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一直是你的。你先去,我十分钟后到。老公,你喜欢我穿什么?”

  我已经不知道飘到何处了,何处都是仙境。我艰难的吞了一口,

  “我......喜...喜欢...你穿大T恤”

  “是那种很大的T恤,看起那里面什么都没有的那种?”

  “嗯......”

  “好的,老公,我去买,你先去,房间号码?”

  “2713”

  “你喜欢什么颜色?”

  一个女孩从旁边经过,白色宽大的T恤笼罩在她发育良好的身体上,走过,背上有只米老鼠,特是可爱。风姬看了她一眼,又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了,老公,你洗澡等我哈”

  .....我想我是飘到了房间吧,我甚至记不得怎么进的大门,怎么上的电梯!暖暖的灯光轻轻撒满了房间,中间的双人床在灯光中诱惑着每个人,床对面还有一张很大的镜子,仿佛可以看见那激情的场面。这是个五星级宾馆,房间豪华大方,卫生间大得吓人。水无声的溢满了浴缸,她的肌肤应该比这水更轻柔吧?

  洗澡完全心不在焉,我不停的看表。都20分钟了,怎么还不上来?不过我马上就释怀了,女孩尤其是美女怎么可能准时啊?

  站在落地窗前,深圳的夜色一览无遗,远处的天空发出淡蓝色诡异的色彩,前景是深圳无数的楼群,灯光点点,车流如织。如果有相机,这应该是我忘情的一刻。

  此刻已经忘情了,我低头看着下面宾馆大门,这里虽然27层高,但是我希望看到她。虽然相处还只有两个小时,我想我已经忘不了她了。

  远远的,有警车开来,闪烁的灯光在夜里特别鲜艳。别是出事了吧?我开始莫名的担心起来。不幸的是,警车越开越近,依稀到了我和她分手的那个地方。我看到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地方,远远的,一声尖叫传来,虽然这里是27楼,可那叫声的凄厉,恐怖却渗透了我每一个毛孔,冰凉刺骨!这种感觉,仿佛就是抱风姬入怀的样子。远处风云突变,天空黑云密布,深圳的风暴要来了。我心开始狂跳,千万不要是她......

  “老公,我漂亮么?”

  转头,我再次呆住,她赤着一双小脚,全身就是一件白色T恤,除此之外,我看不出她还穿了什么。也许是错觉,也许是灯光的原因,她变得生动起来,晶莹的脸上居然粉色隐隐,嘴唇好像也变红了,眼睛变得灵动俏皮,而且,她正在微笑!

  无声,我到她身前,她已经投入怀中!没有一丝冰凉,她的身体温软柔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短短二十分钟,她变得女人十足!

  窗外的事情已经跟我无关,眼中,只有这个天使般的风姬!

  她推开我,翘着嘴唇一笑:“我去洗澡,你开香槟”

  转身,她跑向卫生间,背上,一个米老鼠对着我大笑。嗯。。。什么地方好像见过?

  我心不在焉,打电话,要香槟。

  月光温柔,她俏俏的躺在我怀里,身体随着我的手指颤动。我含着香槟,吻紧了她的双唇,她象是要渴死的人,拼命的吮吸着。手,象藤树缠上了脖子,突然,她停了下来,手指温柔的抚摸着我胸膛,

  “你一直戴着它?”

  我看着她手心中那块碧色的温玉,我也不知道这块玉是谁送给我的,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那之前三年的岁月我失去了记忆,我醒来脖子上就戴着这块玉。大人们也不知道这块玉的来历,只是我不戴这块玉,马上就会手脚冰凉,大病一场。从此,这块玉就一直没有取下来过。

  “是啊,我一直戴着它,它好像总是给我好运。”

  “你知道这玉是什么来历?这玉很破,你不要了吧”

  “我不知道,我觉得它很重要,从来没想过要取下来。我想我会一辈子戴着它。”

  她低头亲吻着那块玉,抬头已经泪流满面。她吻紧了我,炽热且疯狂,我还来不及思考就淹没在如潮的欲望中。

  月色照着她的身体,仿佛那块玉石的颜色。我抚摸着她年轻的身体,坚挺柔滑。每次手尖的碰触,她都不由自主的颤抖呻吟,恍若处子。而我的情欲也愈发高涨,我亲吻着,抚摸着,直到她急促的呼唤着:“老公,我...我...”

  我小心的进入她身体,温柔而激动。但她还是发出疼楚的声音,我脑袋翁的一声,她真的是处女!正在进退两难,她长出了一口气,温柔的抱着我:

  “我一直都喜欢你,我一直是你的。”

  我开始迷失自己,配合着她的呻吟不断进出......高潮来临瞬间,我看到她黑色的瞳孔开始放大,那黑色不断扩张,淹没了我,耳边听到她不断的喘气声,直到昏迷。


第四章
 
  我站在办公室发呆,昨天经历也许是场梦?我怎么从宾馆回来的都不记得了,只是早上醒来发现床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空气中没有什么味道可以证明夜里曾经有过的激情,她就这么走了?

  “早报!”

  阿牛走了进来,递给我一份报纸。“你看看,美女喔!”

  我接过,不经意看了看。头版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背景是绿色的草地,原来她躺在地上。照片只拍了肩部以上,女孩眼睛没了光泽,毫无生机盯着我,那眼光竟然让我一阵发寒。

  “这谁拍的?没水平!”

  阿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死人能拍出艺术效果?”

  我低头再看,“美女奇异死亡”,大大的黑色标题触目惊心。仔细看下去,大意是深圳湾××酒店旁草地,女孩奇异死亡,死前全身赤裸,没有伤口,围观者莫不惊恐。我不禁一惊,发生命案的地方就是我昨天和风姬分手买T恤的地方。再看那尸体照片,那双眼睛象是一口枯井,从那深处升出一股阴凉、森森的的感觉。眼睛中黑色部分恍忽中慢慢扩大,整个办公室都失去了光线。黑暗四面八方向我包围,我手脚冰凉,喊不出来。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一个从深渊里面传出的声音“还我衣服,还我衣服啊.....”,

  我想跑,周围一片黑暗,一阵寒意紧紧抓住了我的手,那寒意,就象风姬!轰然雷动,万物归寂,我瘫软在沙发上。窗外日头正高,阿牛在门外和隔壁公司的女孩调笑着。难道我精神有问题?

  我挣扎着走到阳光下面,那心头的寒意竟然不能驱走,我抖抖嗦嗦的点上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你咋了?跟人打架?”

  阿牛看着我。顺着他的眼光,我看到我的左手上清晰的5个血红手印!

  “我...我遇到鬼了...”

  “毛病!昨天鬼混去了?”

  “不是,我刚才......”

  算了,我说了也没用,也许只是昨天消耗太多,今天头晕而已。手上的印子说不定是我自己抓的。这个社会,相信有鬼的人还是少。我艰难的笑了笑,

  “没事,我刚才可能有点累,没吃早饭吧”

  阿牛神秘的笑了笑:

  “呵呵,说到遇鬼,三天前我去香港,有个算命的说我周围的人有难,给了我这个。”

  他摊开手,是一张皱皱巴巴的黄纸。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的,哈哈”,阿牛笑着,“我所以才保留了这个符,你留着。”

  我没好气推开他,我是不相信鬼神的,我出去旅行,都很少进庙,一是看不懂那些神佛,再说也不信。

  不敢回到阴凉处,那种寒意怎么也不能挥去,我开始怀疑我的信念了。

  QQ声音轰然刺耳,我从床上惊醒,走到电脑傍,时间已经半夜3点。风姬的长发头像一闪一闪,我赶紧打开聊天框。

  “谢谢你的衣服,昨天我好快乐!”

  我迟疑了一下,衣服是她自己买的啊,谢我干什么?

  “昨天你好漂亮,老婆”

  “别叫我老婆好么?今天开始你要叫我林夕玉”

  “那我叫你玉”

  “玉,你昨天......干吗给了我?”

  “我欠你的,我得还”

  “不懂,我们以前认识么?”

  “不懂没关系,明天想我穿什么衣服?”

  “还是那家酒店吧。”

  “好,老公,你说什么都行”

  “玉,你穿红色的低胸上衣,下面穿牛仔。”

  “老公你好色喔,好的,不过我没有红色低胸上衣喔”

  “你会有的”

  我眼睛盯着窗外,对面深圳大学的女生宿舍挂着一条红色的低胸上衣,美丽而妖娆。


第五章
 
  清晨的深圳很是舒服,阳光斜斜的照在床前,夜里的凉爽还未褪尽。我贪婪的享受着空气,想到晚上又可以美人执袖,下面就迅速的勃起,让人情不自禁。还是晚上好好享受吧,现在先休息,养足精神。

  我起身,刷牙。

  窗外,深大宿舍可以看到女孩们在忙碌开了,八点半要上课了吧?那栋楼有7层,昨天的红衣被收了吧?能穿这衣的多半是美女。记得好像是3楼吧,我仔细的寻找昨天记忆中那个窗户。我看到一扇窗户,眼睛再也不能移动!一个人趴在写字桌上,长长的黑发衬托着背上雪白的肌肤,老天,她居然是赤裸的!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丰满的两瓣臀部。嘿嘿,现在的女孩真是大胆,居然不怕外面这么多色狼。她就这么趴着一动不动,脸朝着我,不过这么远的距离我不知道她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也许还在睡觉吧。难道寝室里面没有其他人了?不看白不看,我一边刷牙,一边欣赏着这飞来的景色。

  “老大,你生病了?”

  阿牛进来,盯我两眼,“你不像生病啊,办公室找不到你,估计你还没起床,昨天又去了?”

  “不是不是,你来看。”

  我把他拖到窗子面前,“你看,那儿,三楼......看到没?”

  “哇......哇!哇哇!”

  阿牛眼睛从来没那么大过,“我去拿望远镜,等倒哈”

  阿牛飞样跑了出去,不到一分钟他就拿着个二十倍的双筒望远镜冲了下来。

  “我先看,一人5分钟!”他猴急的调整着焦距。

  我笑了笑,玉那么完美的身体,还用得着这样,再说,距离产生美,真要凑近了看,说不定是恐龙,坏了今天的兴致。

  “你慢慢看,我上班了”

  “老大,好像不对劲!”,

  出门一刻,听到阿牛声音颤抖。

  “咋了?”我从她手中抢过望远镜。阿牛竟然在旁边发起抖来。

  “遇到鬼了?”我笑了他一句,仔细看向那个窗户。

  女孩眉目清秀,看起来肤色身材都是一流,可是,她的眼睛却一直死死的看着我!我吓了一大跳,重新调整焦距。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很艰难才又看到了她。她眼睛已经失去了焦点,从我这里看过去,她刚好看着我,那种毫无生机的眼珠黑色部分在镜头里慢慢的扩散,那黑色蔓延出来,感觉天空开始失去了亮光。隐约看到她身后的房门缓缓打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她好像吃了一惊,赶快跑到桌前,遮挡了那双眼睛。周围的天空又回到了清晨的颜色,一声尖叫响彻云扉。


第六章
 
  我的梦是黑白的,我没问过别人梦里是否见过彩色,但我的确是黑白的。

  我在一条大河边,看着一条小溪从深远处一直流进江里。我顺着小溪,寻找着它的源头。小路弯弯曲曲的始终在我视线的尽头延伸。路边的树高大孤直,野花在缝隙中闪耀着。虽然这一切都是黑白的,我却感到非常的熟悉,这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啊。但是这一路的景色又显得那么陌生,似乎树都长大了很多。树林中只有我一个人,踩在枯叶上那种声音空荡荡的,似乎周围有什么眼光死盯着我。我看到路旁几块条石垒起来,上面的石条下压着一根树枝,那树枝已经开始腐烂,枝头系着一个看不出颜色形状的东西。好熟悉的感觉,我站在石堆前面苦苦回忆着。

  山风不知道何时开始变得刺骨,雨,无声的侵入衣领,刺骨的寒啊。我四顾想找到一个避雨的地方,远处似乎有个声音,是个小孩的笑。那里一定有人家吧?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突然心里觉得十分害怕,我不能过去!可是我的脚步却不能停止,那股力量开始拖着我一步步走向未知......小孩的笑声开始清晰,音量一点点大起来,最后在脑海里冲击着,我捂住耳朵,可是却遮挡不住那怪异的笑声。树木突然开启,一栋老屋凸现!那屋没有门板,黑洞洞的口子似乎地狱之门,在召唤着我,我不由自主向那老屋走去,内心开始尖叫.....

  “老大!”

  阿牛焦急的看着我,满头是汗。而我,才发现身在梦中。

  “我...做了个噩梦。”我擦着汗水。“没事,没事了,阿牛你去忙吧。”

  “我去给你倒水,对了,警察来了,想问你话。”

  不知不觉,我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早上,看到警车开来,大群人冲进去,场面一片混乱。我因为公司有事,也就先来上班,这警察找我干吗?我又不知道什么。

  警察上门也躲不过去,这是我第一次跟警察打交道。

  “我是陆飞,刑警队大队长。你好”

  无疑,他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属于那种现在女孩都喜欢的那种沉稳的中年男人。

  “我听说你和你朋友早上拿望远镜看到了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

  他很直接就问到了点子上,我不禁有点恼火,这个阿牛,大嘴巴,到处说,惹上这事还得了阿?

  “不是你朋友说的。”他似乎猜到我想法,

  “是一个过路的,看到你们两个拿望远镜看女生宿舍,说你们......”

  我脸上有点挂不住,其实住女生宿舍周围的男人几乎人手一个望远镜,这也不是啥秘密,我想说啥也是白搭。

  不过我的确也没看到什么,也就如实相告。陆警官听了后也没失望。只是说有什么想起来了告诉他。送他出门一刻,我蓦的想起了那条红色的低胸上衣。不过我什么也没说。


第七章
 
  今天算是毁了!我心情低落到极点。我很奇怪我干吗不叫玉穿白色的低胸衣呢?我一向喜欢白色的。想到这里我又想到了玉,想到那晚床上的激情。很快我就忘记了不愉快,回家背了那个耐克背包,急急忙忙打了个车向酒店开去。

  我订了一个比萨饼和一支红酒,点燃蜡烛,静静等着玉的到来。电视里面放着无聊的香港连续剧,我胡乱转着频道,苏芮的“月光”,我喜欢。点燃一支烟,我细细的品味着那歌曲:

  好像窗外月光一样

  忽暗忽明又忽亮

  啊....

  究竟是爱还是心慌

  啊,月光

  “老公......不许回头哈!”

  听到这娇柔的声音,我不禁转头回去,一双温软的小手捂住了我的眼睛。“不许看!”

  “我哪儿都看过了,还不许看?”

  “等会儿看嘛!”她央求到。

  “好嘛,不过超过5分钟就不要怪我哈”

  听到身后兮兮嗦嗦的声音,难道她在换衣服?干吗出门不换好呢......是不是太暴露了?哈哈,想到这里,我全身都开始激动起来。

  “好了”

  我睁开眼,她一脸的娇羞,那件红色小衣(如果能叫衣的话)被她乳房高高顶起,两个樱桃明显的凸出在衣服上,红色对她来说,绝对相配!她玉色般的脸颊和暴露在外面的肌肤被红色衬托得格外白嫩。衣服很短,露出了可爱的肚脐。牛仔裤很紧,包裹着她显得腿部修长而且臀部高翘。好一个美人,我心里赞叹着。

  “玉,你好性感!”

  “老公,你...你也是”

  我今天穿了紧身T恤,来深圳我一直健身,这会儿显得肌肉鼓鼓的,美女的夸奖真是兴奋剂,我一步冲到她面前,抱着她一把扔到了床上。“啊...”,她轻轻的打了我一下,“我们吃饭先好不好?”“不好,我要先吃你”。她吻了吻我脖子上的温玉,咬着我的耳朵:“来吃我吧,等会儿没胃口可不能怪我,嘻嘻”

  我隔着衣服吮吸着她,玉在我身下一阵乱扭,不安的把她身体其他部位送到我嘴里。她的身体温度不断上升,不像第一次碰到她那么冰冷。我来不及多想,只是恨不得把她吞到肚子里面去。我急急的撕扯着她的衣服,上衣很容易就扔到了一边,可是牛仔裤却相当不容易。下次坚决不建议她穿这种裤子!

  好不容易褪到脚跟,我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她。虽然前戏不多,但显然我们都很动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