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洛洛手机网
当前位置: 有趣知识 > 第七层 > 鬼故事大全 > 短篇鬼故事 > 正文

烈火如歌(8)

作者:资料塔 来源:网络收集 2011-8-26

里。

  星空如此美妙。

  草原上的两人却各怀心思。


第六章
  原来,一切并不像如歌想得那么容易。

  她以为出庄以后很轻松就可以找到事情做,可以一边开心地干活,一边开心地游遍天下。其实,她原本计划得很好,能有很多选择,比如说,她可以到酒楼客栈给掌勺师傅们打下手,呵呵,她切菜的功夫现在可是一流啊,只不过,为什么酒楼里要定下不收女人帮厨的规矩呢?好吧,就算她不去切菜,跑堂送菜斟茶总可以啊,可是——但是——

  如歌欲哭无泪。

  雪总——是——跟着她!

  她在酒楼跑堂,他就打扮得像画中仙人,白天黑夜痴痴凝视她,让所有的客人浑身寒战;她想去人家做丫头,管事的一见她身边硬要跟着一个白吃白喝风姿绝美的大男人,脑袋摇得比波浪鼓还凶;她好歹还有一身力气,实在不行去帮人扛货,雪却用手帕捂住鼻子,哀怨地大声抱怨环境又脏又差,当他控诉到第九百九十九声时,忍无可忍的账房先生请他们走路了。

  只有一个地方欢迎他们,没错,就是青楼。

  青楼的老鸨们一见雪就眼睛贼亮,争相邀请他挂牌献艺,却又被她一口拒绝了。

  所以。

  现在是山穷水尽、粮断银绝!

  熙熙攘攘的集市上。

  吆喝的商贩,往来的行人,香气四溢的馒头包子,红彤彤的糖葫芦,刚出炉的点心糕饼……

  “咕咚!”

  抱着肚子坐在屋檐下的如歌咽了大大一口口水,啊,她好饿啊,肠子好像绞着一样,发出“辘辘”的哀叫!她将扁扁的肚子抱得更紧些,用精神力量告诉自己——

  我——不——饿——!

  因为即使饿也没有办法,挣不到钱,原来的银子也花光了,悲惨的如歌只能饿得两眼发花天旋地转。

  忽然。

  她耸耸鼻子。

  好香啊……

  是谁胆敢在她身边吃东西,卑鄙地试图引诱出她想要打劫的罪恶念头!

  她怒瞪过去——

  却见一身白衣干净鲜亮的雪,正笑嘻嘻地拿着两个酥黄的热烧饼,朝她扇来香气。

  如歌瞪大眼睛:“咱们还有买烧饼的钱?”说着,她一把抢过一个,三下两下塞进嘴巴里,她快饿死了!

  雪白她一眼:“做梦呢,银子早没了。”

  一口呛到,烧饼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如歌噎得面红耳赤,雪大笑着帮她拍拍后背:“这么激动做什么?”

  如歌缓过气,指住他:“烧饼怎么来的?!”

  “偷来的,抢来的。”雪笑得很轻松。

  她恨不得将吃下去的烧饼吐出来,悲愤道:“雪,我们就算再穷再饿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人家卖烧饼做小买卖养家糊口多不容易,你偷人家抢人家……”

  “是不可能的。”雪俊美的脸皱成一团,受不了,她那什么语气嘛,好像三娘教子。

  如歌没反应过来。

  “什么不可能。”

  雪当她白痴,摇摇头道:“烧饼是别人送的。”

  “送的?”她好像八哥。

  雪笑起来,朝集市东头卖烧饼的小寡妇黄嫂抛个媚眼,黄嫂被他勾得心潮澎湃,一时间手足无措,给客人包的烧饼滚落在地上。

  如歌看看黄嫂,又看看雪:“为了两只烧饼,你居然出卖色相?”

  “是,怎样?”

  如歌笑呵呵:“这是不对的,为了以示小惩,呵呵……”

  雪冷笑着将剩下的那个烧饼也给她:“为了惩罚我,这只你也吃掉好了。”不就是想多吃一个吗?还要找借口。

  如歌心虚地接过来:“呵呵,你不吃吗?”只吃一个烧饼是不够的,她还是饿啊。

  雪优美地走开,留下一句话——

  “我让郑二娘送我几个肉包子。”

  肉包子?如歌咬着烧饼有些后悔,肉包子也很好吃啊,不晓得他还肯不肯分给她了。至于引诱别人送东西,算了,此时穷困潦倒,还是活下去最重要,而且能把东西送人也必是经过考虑的吧。

  如歌和雪吃得饱饱的。

  两人坐在屋檐下,阳光暖暖得让人想睡觉。

  如歌努力将瞌睡虫赶跑,打起精神开始一个严肃的话题:

  “我们要以什么为生?”

  雪懒洋洋,快要睡着了:“这样就很好。”

  “砰!”

  如歌敲他的脑袋:“你正经点行不行?这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啊!”

  雪打着哈欠:“反正你不能抛下我,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要在旁边。”这是他惟一的条件,其他都不管。

  如歌的脸开始狰狞:“雪!你已经很大了,不是个小孩子!整天缠住我、黏着我,你究竟想干什么?!”天哪,如果跟他形影不离,她什么活儿也找不到。

  雪恬着脸笑,带着浓浓的孩子气:

  “因为我喜欢你嘛,一见不到你就会心慌得要死。”

  她握紧拳头:“那认识我之前呢?你怎么没有心慌死?!”撒谎可不可以不要太离谱!

  雪轻轻瞟着她:

  “认识你之前,我一直在找你;找到了之后,我又一直在等你;终于等到了,又怎么会离开你呢?”

  如歌绝倒:“哈、哈、你应该去说书。”鬼才会相信他。

  雪很安静。

  她想了想,瞪住他:“你听着,一、我必须去干活挣钱,否则会饿死;二、你不许跟着我,否则我找不到活儿。”

  雪摇头:“笨丫头,我跟着你,并不妨碍你挣钱啊,真是死脑筋。”

  如歌听不懂。

  雪望着卖烧饼的黄嫂,悠悠道:“你在后面做烧饼,我在前面卖烧饼,包管生意好到不得了。”

  雪记烧饼铺开张了!

  烧饼铺开在平安镇最热闹的大街上,赁了间租钱昂贵的小门脸。如歌原本心疼白花花的银子想要赁间便宜点的屋子,但雪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做生意第一重要的是选址!第二重要的还是选址!只要地点选的对,哪怕烧饼稍微难吃些,也会卖的好。

  如歌没有多说话。

  因为筹措开烧饼铺的钱是雪拿出来的,她从烈火山庄带出来的银子早就无影无踪了。做生意总是要本钱的,雪象变戏法一样掏出了大把银票,如歌却直摇头。不是她怀疑银票的来历,而是觉得雪在青楼好不容易攒下一笔钱,她花掉会良心不安。

  雪取笑她,他弹一首曲子比她将来卖一个月烧饼赚的钱要多多了。如歌还是不收,如果平白拿别人的银子,同在烈火山庄做大小姐有什么不一样?最后,雪提议他做烧饼铺的老板,如歌当作他雇的烧饼师傅,于是两人皆大欢喜。

  既然老板决定要租旺铺,伙计有什么说话的资格呢?

  于是在吉日吉时,雪记烧饼铺开张了!

  如歌紧张地站在一箩筐香喷喷的烧饼后面,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不晓得谁会是她的第一个主顾。

  雪掂着一串长长的爆竹,笑颜如花地在街上喊着:“雪记烧饼铺开张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好吃的烧饼啊!香喷喷让你流口水!脆酥酥让你忘不了!”

  雪吸引了一大群人。

  人们从没有见过这般美貌的男子,白衣华丽,气质高雅,他好像是蓬莱仙境中的神人,却拈着爆竹吆喝着烧饼。

  雪见人群聚得差不多了,拿起一根香,笑盈盈地凑近爆竹捻子,环顾一圈道:“雪记烧饼铺新开张,为答谢各位街坊乡亲,今日烧饼特卖,买两只送一只,不要错过好机会啊!”

  “好啊!”

  众人鼓掌!

  “等一下!”一个九岁左右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窜出来,冲到雪面前,眼睛望着爆竹发光,“大哥哥,爆竹可不可以让我点?”

  这一声大哥哥甜得雪心花怒放:“给你!小心点不要炸到手……”

  “噼里啪啦……”

  小男孩将爆竹舞得象飞龙一般,惊起满场喝彩!

  爆竹燃完。

  如歌笑呵呵地拿了一只烧饼,蹲下来给小男孩:“小弟弟,谢谢你捧场啊,鞭炮耍得真帅!姐姐送你只烧饼尝一尝。”

  小男孩将烧饼塞进嘴里,嚼啊嚼。

  如歌看着他,问道:“味道怎样?”哎呀,她心里好紧张,才学习打烧饼没多长时间,不晓得会不会吃起来很奇怪。

  雪的笑容象春风一样明媚,对小男孩眨眨眼睛。

  小男孩舔舔嘴唇,把着如歌连声喊:“姐姐,烧饼好好吃啊,我从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烧饼,恨不得将舌头也吞下去!姐姐,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我好想再吃一个!”

  啊?!这么好吃!

  围观的众人蠢蠢欲动。

  雪站回烧饼箩筐后,清亮地吆喝:“快来呀!快买呀!好吃的烧饼今日特卖!买两只送一只!抓紧来买呀,动作慢就没有了……”

  呼啦啦人群围上来,叫嚷着——

  “我要两个!”

  “我要四个!”

  “再给我两个!”

  ……人群外面。

  如歌抱一抱嘴角沾着芝麻粒的小男孩,感激地说:“小弟弟,谢谢你。”

  “姐姐,叫我小风好了。”

  “小风?”

  “我是断雷庄的谢小风。”

  小风歪着脑袋笑。

  晚上。

  当如歌数着满桌子的铜钱,仿佛浑身的酸痛被忘到了九霄云外,现在她才明白为什么世上那么多人喜欢钱。

  钱,的确可以让人感到快乐,尤其在经过辛苦的操劳之后!

  她感动地说道:“这是我挣到的第一笔钱。”

  雪托着下巴看她:“在品花楼呢?”

  如歌笑:“不一样啦,那时没有想要挣钱。”更何况,那些银子她直接就给了卖身葬母的香儿。想到香儿,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刀无暇会给她一个好的安排吗?

  望着出神的她,雪笑道:“才赚了五文钱而已,你就开心成这样。准备怎么花它呢?”

  如歌想一想:“嗯,我要去买更多更好的芝麻和原料,努力将烧饼做得越来越好吃!”

  “好像你才是老板。”

  她笑得不好意思:“你说的嘛,要做就做到最好!”

  雪很佩服她。

  如歌望着自己的双手,忽然道:“我觉得我很适合做烧饼。”

  她仰起脸笑:“揉面的时候,需要恰到好处的手劲,我的烈火拳虽然练得糟糕,但对于揉面团还是绰绰有余的!”

  雪绝倒:“烈庄主如果晓得你说烈火拳适合做烧饼,一定会恼怒。”

  如歌不以为然:“爹才不会生气,他是世上最好的爹。能做烧饼总比一无用处强吧!”说到这里,她有些沮丧,“雪,我好像很笨啊……”

  雪挑挑眉毛。

  她终于知道了?

  如歌皱着鼻子:“从小跟爹学武功,三个师兄都学得又快又好,只有我,再怎样努力勤奋好像也学不会。有时候,我明明感到领悟了啊,我应该会啊,但是——”

  她苦恼道:“就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又好像有一只巨大的手,控制住我的身体,让我……哎呀,反正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每当我领悟了什么,它就会咆哮着将我打下去……我也跟爹说过,爹总是安慰我没关系,但眼神又古怪得紧。”

  雪的眼睛也古怪起来。

  如歌喊道:“对!就是这样!爹的眼神跟你一模一样!”

  只是一闪,雪又恢复正常,笑盈盈道:“还不是你自己笨?学不好功夫就乱找借口。”

  她的鼻子气歪了:“才不是!我没有!”

  雪打个哈欠:“好累啊,我要去睡了。”

  说完,起身离去。

  如歌在他后面喊:“我还没有说完呢!”

  雪掀起帘子走进内屋,俊美的面容掠过一丝担忧。

  她——

  要醒了吗?

  下午。

  雪记烧饼铺生意最清淡的时候。如歌瞅着半箩筐没有卖出去的烧饼,眉毛皱成一团。自从结束买二送一的烧饼特卖,每天卖出去的数量好像固定了下来,来买的总是那些个相熟的街坊和偶尔路过的往来客商,挣得银子只能勉强顾得上温饱。

  或许这样已经很好,可是,总跟她期望中不一样。

  而且,很多人好像不是为着烧饼而来,似乎都是冲着笑语如花的雪。这不,上午雪一出去,就剩下了半箩筐的烧饼。

  正沮丧中。

  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子摇着一根糖葫芦钻了进来:“如歌姐姐,雪哥哥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

  又是雪!

  他们眼里莫非只有雪,却看不到她辛辛苦苦打出来的烧饼吗?

  如歌瞪着谢小风:“你又从断雷庄溜出来了!当心回去以后你爹打你屁股!”

  谢小风舔着糖葫芦,眨巴眼睛:

  “爹一打我,我就喊爷爷救命,爹最怕爷爷了。”

  如歌已经知道,谢小风是断雷庄庄主谢厚友的宝贝孙子。谢厚友只有一女,后将爱徒曹人丘招赘,其子小风过继给断雷庄。谢厚友素日对小风珍若性命,轻易不让曹人丘责骂他。

  “是,你真厉害。”

  她敷衍一句,拿起只烧饼来端详。

  是她做的烧饼不好吃吗?

  谢小风拽着她:“如歌姐姐,跟我玩嘛,做什么老盯着烧饼看?!”

  如歌突然一笑:“小风,帮姐姐个忙好不好?”

  “好啊。”

  “那,你尝尝这个烧饼。”人家都说小孩子不会说假话。

  啊,又要尝?

  谢小风苦着脸,他已经尝过很多,多到一看见烧饼就要反胃。

  如歌将烧饼塞进他嘴里,用期待的眼神看他:

  “怎样?”

  谢小风腮帮子鼓溜溜,声音“呜呜”不清。

  如歌两眼放光:“有没有感觉到咸甜适中?”

  谢小风努力吞咽。

  如歌一脸期待:“有没有感觉到烧饼的劲道是刚中带柔,柔中有刚?”

  谢小风用力一咽,啊,终于吃完了。

  如歌蹲下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可以告诉我,你的感觉吗?”

  感觉就是——

  他快噎死了!

  谢小风喘口气,眨巴眨巴眼睛:“如歌姐姐,要讲真话吗?”

  “当然。”

  谢小风咧着嘴巴笑:“很好吃啊。”

  “真的?!你没有骗我?!”如歌欢呼跳跃。

  “同满大街的烧饼一样好吃。”

  “啊……?!”

  如歌僵住,动作定在半空中。

  谢小风不解地看着她:“不就是烧饼嘛,如歌姐姐你干吗那么紧张,天下所有的烧饼味道都差不多啊。”

  如歌跌坐在凳子上,发呆。“小风说得好。”

  带着清凉的花香,白衣耀眼,如同仙人一般的雪轻笑着踏入铺子。

  谢小风看得眼睛直了。

  “雪哥哥,你好漂亮啊。”

  雪眉开眼笑:“小风嘴巴真甜,”说着,他绕到发呆的如歌身边,凑近她,“喂,丫头,失望了?”

  如歌有气无力。

  谢小风挠挠头道:“我说错话了吗?”

  “你没有说错话。只是有人曾经雄心勃勃,想靠一双拳头做出名扬天下绝世无双好烧饼。”

  如歌“扑通”一声趴在木桌上。

  啊,她好失望啊……

  谢小风敬佩地望着她,想不到如歌姐姐有这么大的志向。

  雪搂住她的肩膀:“丫头,不是你的烧饼不好吃……”

  谢小风拼命点头:“如歌姐姐的烧饼很好吃!”

  如歌瞪他们两眼。

  她不需要安——慰——!

  雪从怀中拿出一个印章模样的东西,神秘道:“……只是缺乏一点逗人的地方。没有特色的烧饼,就像空气一样很容易让人忽略掉。天下所有事情都需要装扮一下才会精彩,烧饼也不例外。”

  谢小风听得一头雾水。

  如歌也摸不着头脑,问道:“你在说什么?”

  雪拿过一个烧饼来,对印章呵口气,然后,轻盈地印上去!

  金黄的烧饼。

  淡红的雾中美人。

  美人如月,美人如雪,姿态妩媚,神情却端庄。

  映着金黄的底色,简洁优美,使人忍不住看了又看。

  如歌震撼地望着雪:“烧饼也可以这样吗?”

  谢小风捧着烧饼流口水:“哇,这只烧饼可以送给我吗?”

  雪笑得很得意:

  “这红色是可以食用的色料,只管放心去用。雪记烧饼铺出来的东西,怎可不令人叹为观止?!”

  平安镇近段日子来,街头巷尾净是这样的对话——

  “吃过雪记烧饼铺的烧饼吗?”

  “当然吃过!”

  “什么?你居然没有吃过雪记烧饼?!”

  “雪记美人儿烧饼吃了吗?”

  “世上竟然会有那么棒的烧饼!”

  “雪记烧饼……很好吃吗?”

  “没有吃过雪记烧饼?你到底是不是平安镇的人?”

  “雪记烧饼铺在哪里啊……”

  “看见没有,人最多的地方就是!”

  “啊!我今天终于买到了雪记烧饼!”

  “什么?!卖完了?!我又来晚了——!”

  如歌笑呵呵将“烧饼已售完”的漆木牌子挂在铺子外面,用手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把一个个空空的箩筐搬进来,喜不自禁地对雪说:

  “哎呀,生意简直一天比一天好!”

  雪悠闲地喝着茶:“是你烧饼做得好吃。”

  如歌殷勤地为雪倒上茶,一脸甜笑:“哪里哪里,是雪公子绝妙无双的好点子,让烧饼卖得又快又多。”

  “如今不嫌我跟着你了吧。”

  “是啊是啊,雪公子是我的福星,又聪明又漂亮。”

  雪满意了,支住下巴问她:“丫头,我们赚了很多钱了,出去庆祝一下好不好?”

  如歌有些迟疑:“怎样庆祝啊。”

  “嗯,”雪笑眯眯,“总是吃烧饼,吃得腻死了,我们去镇上最好的洞宾楼点些好菜,如何?”

  “洞宾楼?那里的菜据说好贵的!”

  “走啦!”雪一把抓起她,“我是老板都不在乎了,你紧张什么。”

  “可是……”

  如歌尤自挣扎。

  雪将她拖到了铺子外面。

  如歌低声叫:“可是,会不会遇到天下无刀城的人啊。”

  雪停下,笑:

  “你选择平安镇,不就是想见识一下他们吗?”

  是,不过——

  如歌也有点说不清楚。

  傍晚的阳光洒在雪的白衣上,有令人屏息的美。

  他对如歌道:“很多事情,只靠传言是做不得准的,需要自己体会一下。”

  她不说话。

  雪微笑:“何况,他们并不知道你是谁。”

  天下无刀城。

  不是一座城,而是武林世家。

  它世代居住在平安镇的东面,随着江湖地位和势力的扩大,俨然有了“城”的感觉。

  天下无刀城,所有的弟子使用的武器都是刀,各式各样的刀。

  第七代庄主刀宵嗥一把鱼鳞刀,罕逢敌手。

  第八代庄主刀绝霸一把紫背金环大砍刀,曾经在武林大会获得天下第一人的称号,风头可谓一时无二。

  天下无刀城的人骄傲。

  天下无刀城的人狂妄。

  盛年的刀绝霸在群豪面前立刀狂笑,将霸刀城改名为天下无刀城,取意天下除刀家外无人再配用刀!

  可惜。

  两年后。

  烈明镜同他的兄弟战飞天在华山之巅挑战刀绝霸。

  刀绝霸败。

  又半年后,新崛起的十九岁少年暗河宫宫主暗夜罗,仅以三招就折碎了刀绝霸的紫背金环大砍刀。

  暗夜罗一战成名。

  刀绝霸一蹶不振。

  天下无刀城成为武林嘲笑的焦点。

  天下无刀,果然无刀。

  后来,在烈火山庄与暗河的斗争中。

  天下无刀城站在了烈火山庄一边,随着烈火山庄的神奇胜出,它又一次确立了在江湖中的地位。

  现在的天下无刀城,主事的是刀绝霸的长孙刀无暇,人品风流俊雅,做事谨慎小心。在他的苦心经营下,天下无刀城隐然坐稳了天下第二世家的位置。

  当然,天下无人可用刀这句话,刀无暇是绝不会再提了。

  因为烈火山庄的战枫,用的就是一把叫做“天命”的刀。

  一把无情的刀。

  “对不起,两位客倌,”洞宾楼的店小二赔着笑脸,“二楼雅座被天下无刀城的人包下了,你们不可以上去。”

  雪好奇地问:“是谁在上面?”

  店小二苦笑:“刀小姐大驾光临。”

  天下无刀城的刀小姐,脾气古怪得很,稍不顺心便会大发雷霆,实在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面前的这两位客倌,气质不凡,衣着鲜亮,特别是那个白衣男子简直就像仙人下凡一般,若是平日自是待为上宾。可惜,刀小姐已经占下地盘,说要“清净”,他们也只好照她的话去做了。

  “刀冽香?”

  雪眼睛一亮,拉住如歌的手:“走,去见见老朋友。”

  如歌没有意见。雪跟刀冽香好像是旧识啊,在品花楼,刀冽香还曾经想重金买下他。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很好奇。

  店小二伸手拦住:“公子爷!求求您饶了我吧!您要是上去了,我的脑袋就没有了。”

  如歌睁大眼睛:“刀姑娘这么可怕?”

  店小二压低声音:“何止是可怕,简直是恐怖!刀小姐曾经用她的刀,一片一片,足足片了一百八十一刀,将一个看了她一眼的男人片成骷髅!”

  如歌左右望望:“喂,小声点,若是被刀姑娘听见,当心片你一百八十二刀。”

  雪笑弯了腰。店小二急忙捂住嘴,浑身寒战。

  雪瞟一眼楼上:“丫头,你想上去吗?”

  如歌笑道:“算了,放小二哥条活路吧,若是想见刀姑娘,想必等一会儿她就会下来的。”

  店小二千恩万谢地领雪和如歌来到一个极为僻静的桌子上。

  如歌点了几个好菜,嘱咐道:“小二哥,让大师傅做得快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