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洛洛手机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程专题 > 摄影教程 > 摄影技巧教程 > 正文

茹遂初讲解:—— 把握风景中的“可变因素”

作者:佚名 来源:摄影之友 2013-6-25

  高耸入云的山峰、青翠幽绿的森林、鬼斧神工的大地、崎岖蔓延的河流…这些在茹遂初的眼里都属于自然美的范畴,但这些只是自然美中的一部分; 而变幻莫测的云海、绚丽多彩的晚霞、深邃璀璨的星空…这些自然现象则属于自然美的另一部分,茹遂初把这后面的一部分称为风景中的可变因素,如何把握好风景中的“可变因素”,拍摄出成功的风光作品呢?请听听他在本期《名家讲坛》里的详解吧。

  茹遂初,男,1932年生,陕西三原人。

  1949年17岁开始从事摄影,1954年任《人民画报》摄影记者直至1993年离休。

  其间曾任《人民画报》社编委,高级记者。

  现为《大众摄影》杂志编委,《中国国家地理〉杂志顾问。

  当自然界里的景物和自然现象和谐地统一在一起时,就有可能形成一个具有美感的画面,我称之为自然美。通过手中的相机,表现自然美,这是风光摄影爱好者的追求。自然美中的景物,一般可以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是相对静止的物体,比如山、石、树、河流等等; 还有一部分是自然现象,处于不断地运动和变化的状态之中,比如阳光、海浪、飞鸟、闪电、云雾。尽管构成景物的物体没有改变,但是由于后者那些可变因素的影响,那么景物就可能会呈现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效果。

  气候的变化在风光摄影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可变因素,不少优秀的风光摄影作品,就是摄影者在气候变化过程中捕捉到的以短暂状态或瞬间状态存在的自然美。由于这种流动变化的自然美,只是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才会出现,加上难以预知,因此带有一定的突发性,而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这也是自然赐给摄影者的机遇,当机遇 (我们也常常称做“运气”) 一旦出现时,能否迅速做出反应,以敏锐地判断和动作捕捉眼前突然出现,并很快就会改变的美景,则要靠摄影者自身的素质。有一年,我从新疆阿尔泰的哈那斯返回乌鲁木齐,一路上都是阴天,还下着小雨,连续数百公路的路程都没有拍到一张片子,行至乌尔合风城时已是傍晚时分,日落方向的云层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道几乎与地面平行的红光射向风城,把那里的雅丹地貌抹上了一层绚丽的橘红色,真是天赐良机,我让司机立即停车,迅速地找到一个比较高的拍摄点,为了不失时机,先用挂在身上的135相机拍了几张,然后架上120相机,只拍了两张照片的工夫,阳光一下又缩回了云中,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最后得到的一幅作品可以说全靠运气。当然,在我的摄影经历中,也出现过由于反应慢而坐失良机,后悔莫及的事。

  对自然景观产生较大影响的除了光线就是云雾了,云雾的变化是中国的风光摄影里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可能与中国的水墨画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中国人都比较喜欢含蓄的表达方式,“藏而不露”、“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的作品更有韵味,这与西方人喜欢直白的风景照片有所不同。尽管光线的变化常常能给风光作品带来戏剧性的效果,但是,观看众多的风光摄影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仅仅有奇特的光线是不够的,成功的风光摄影作品往往还有云雾出现,云雾作为画面的组成部分,能营造一种气氛,使一览无余的自然景观变得含蓄而富于变化。云雾有时运动十分缓慢,有时却瞬息万变。由于云雾无穷的变化,景物时隐时现,即使在同一拍摄位置,也会形成不同的画面。有人说风光摄影属于静态摄影,这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风光摄影也有一个选择和把握摄影时机的问题: 拍摄处于运动和变化之中的景物时,常常几分之一秒的差别,就可能决定作品的成败。

  对于摄影者来说,要善于通过自己的观察、感受、发现自然美的存在。特别要善于从一般中发现不一般,从平凡中发现不平凡,从大家司空见惯的景物中,发现前人和别人未曾发现的自然美。人们常说的独具慧眼就是这个意思。从这个意义上讲,摄影可以说是一门发现的艺术,这不仅要求摄影者具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敏感,还要求摄影者满怀激情地全身心投入大自然的怀抱,用心灵去感受大自然。否则面对客观景物,可能什么也没有发现,或者只是重复别人的发现。我个人认为一张好的风光摄影作品,应该具有一种品格,这种品格应该是: 没有重复前人或者别人的,也是别人无法重复的。

  雨后草原

  

 

  这幅照片是新疆的库木拍摄的,拍摄的那天一直下着雨夹雪,直到下午我都没有什么收获,但是我还在一直坚持等待云开的那一刻,因为傍晚的山区天气变化很快,经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拍摄时机。当一阵风吹过之后,就把低层的云拉开了,眼前的山和树立即显现出来,阳光也照射下来,因为是雨后,空气很透,大山的磅礴气势与秋天的宜人景色组成了生动优美的画面,看到眼前的画面,漫长等待的烦恼早已烟消云散。几分钟之后,太阳又躲回了云层之中,但我已经有了满意的收获了。

  醴江暮色

  

 

  这张照片是我在湘西的大庸拍摄的,傍晚,我带着相机独自沿着醴江散步,在江边等待合适的拍摄时机。西边的云层中突然裂开一道缝隙,金色的阳光照在远处的群山上,当我刚刚举起相机拍摄了一张照片之后,两条帆船顺着河流进入了我的取景画面,画面的元素一下就丰富起来,而渔船的位置也在不断的变化,我立即又拍了一张,当我准备拍摄第三张时,渔船已经不在最佳的位置了。作为风光摄影者,一定要能敏捷地把握拍摄时机,才能拍下转瞬即逝的风景。

  晨光初照

  

 

  接连五天的小雨,天气都不太理想,在我要下山的前一天晚上,天空终于放晴了,半夜四点时我就发现了酝酿在山谷之中的云海,我预料到第二天清晨由于温度和天气的变化,很有可能出现壮观的云海,于是我摸黑赶往几天前就看好的一个拍摄点,这个拍摄点视野范围很宽,应该可以拍到很多不同的画面,我可以在那里连续拍上好几个小时,而不用浪费挪地方的时间。这幅照片是最早拍摄到的,可以看到阳光还刚刚打在山峰的顶部,跟山间正要升腾的云海完美和谐地组合出了一个壮观的画面。

  云中的峰林

  

 

  云海的变化证明了我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随着太阳的升高,云海的运动开始变得迅速起来,我又拍摄到了这样一个画面。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这个开阔的拍摄点,也许拍完初升阳光的画面之后就得再赶到另一个拍摄点,这其中肯定会浪费宝贵的时间,因为处于运动中的云海,往往几分之一秒的差别就能决定作品的成败,这个拍摄点大约有140度左右的拍摄范围,可以很方便地拍摄到各种画面,这也是拍摄经验之一。

  天子山风云

  

 

  云雾开始慢慢散去,这时候的变化是最迅速的,也是出作品的绝佳时刻。当我的眼前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时,我立即就用手上的哈苏相机抓拍到了两张,风光摄影同样也是瞬间的艺术。这样飘渺的云雾,几秒钟之后便不再相同,过了几分钟之后,云雾慢慢散去,天子山又恢复了它本来的面貌。

  这三幅作品都是我仅在一天之内,在天子山的同一个拍摄点拍摄的,但同一景物给观众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不同的画面呢?最主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我把握住了景物中的可变因素——云,另外,我守侯的拍摄点视野范围很宽,这也是可以拍到很多不同画面的前提。

  山庄晨雾

  

 

  承德的棒锤山也是旅游热点,我在拍摄这幅照片时天气并不太好,同去的几位影友都抱怨这样的天气“没有感觉”。但是对于摄影者来说,应该善于通过自己的观察、感受、发现大自然美的存在,因为风光摄影是全天候的,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大自然的风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关键是如何去发现。即使在像这幅照片一样薄雾笼罩的情况下,耐心等待也会出现奇妙的画面。我选择了几棵树木的剪影作为前景,而远处的薄雾增强了画面的空气感,相对简单的色彩使整个画面的色调和谐统一,层次分明。

  烟雨朦胧

  

 

  雨天一般出片比较难,在天子山的几天一直小雨不断,但是尽管是阴雨绵绵,也会有云开雾散,浓淡相间的一刻,这张照片拍摄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时刻,出现了中国水墨画般的效果。在云雾中等待拍摄机会时,空气的湿度很大,最好将自己的相机用防潮防雨的工具裹好,以防相机因为受潮而影响使用。另外,在雨天拍摄时要注意路滑,不要离山崖边太近,以防不测。

  晨曲

  

 

  拍摄这幅照片时是九月里的一个清晨,当时我想拍的并不是这个画面,而是羊走来的那个方向,也是太阳的方向。不经意之间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喀那斯河里的水汽正在升腾,与茂密的森林组合出了一幅很好的画面,正好在这个时候,几只山羊过来了,此时我要把三脚架上的相机调换角度已经来不及了,幸亏身上还背有一台哈苏相机,急忙之中我只拍到了两张照片,也只有第一张抓拍到了这个精彩的瞬间,第二张照片里羊的位置已经不太理想了。这幅照片里有两个可变因素,一个是云雾,另一个是意外出现的山羊,两者能组合在一起,又恰好被我拍到,这样的画面是比较难得的,也是难以重复出现的。在外拍摄要随时做好准备,以应付突发情况的出现,那种紧张感一点也不亚于新闻现场的拍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