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洛洛手机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程专题 > 游戏攻略 > 正文

罗马2:全面战争各势力背景/兵种介绍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2013-9-19

罗马2:全面战争各势力背景/兵种介绍  三联教程

  苏 维 汇 人

  “鲜血、高贵、勇气”

  苏维汇人是一群栖居于高卢东北方的不屈不挠的日耳曼人。

  他们不是一个部落,而是一群拥有相同语言和宗教信仰的日耳曼人组成的部落联盟,他们时常渡过莱茵河袭击对岸的高卢人。

  苏维汇人非常依赖他们的步兵以及伏击战术,突袭是他们战斗的主要形式。苏维汇战士轻装简从,大多数苏维汇人使用framea(日耳曼人使用的一种类似标枪的轻型长矛),刀剑在苏维汇人的装备中是很少见的。

  苏维汇人通常不披甲,只携带一面盾,盾的形状有圆形、椭圆形、长方形或者六边形。

  苏维汇人在战斗中身披斗篷,腰系缠腰带,下穿长裤,有时还会加上一些其他衣物。

  虽然轻装,但苏维汇人在战斗中英勇非常,令人恐惧。

  面对成群冲锋的狂暴战士,即使最强壮的百夫长都会不禁颤抖,当恐怖的,浑身涂黑的夜袭者们从树林中冲出时,士兵们将恐惧的用冰冷的双手捂住自己的前胸。

  尽管他们栖息地相对隔离,尤里乌斯-凯撒还是记述了日耳曼部落间稀少的贸易情况,只有当有充足的战利品和奴隶时他们才会开展贸易。

  为了区别于奴隶,自由人和武士的头发在头顶打成一节,后人称之为斯维比安结(蛮族入侵的日耳曼人发型就是这样),他们的国王,酋长以及勇士的发行类似,不过更细致。

  在战斗中,华丽的装饰是非常重要的。国王和酋长由选举产生,尽管来自于有优越世系的家族,英勇事迹的传承在团结部落方面还是必不可少。

  在正确的领导下,苏维汇人有可能能够团结为一体。不列颠、高卢、伊比利亚在苏维汇人的人数优势下也将轻而易举的被横扫。

  和其他日耳曼势力类似,苏维汇人是丛林战和劫掠方面的大师。

  几个小的日耳曼部落组成联盟之后就享有了面对其他小部落和蛮族时的外交优势。

  苏维汇人不屑于任何外人,无论是类似他们的蛮族还是文明国度,要征服苏维汇人都将面临顽强的抵抗。

  帕 提 亚

  “宽容,公正,逐利”

  随着帕尼(Parni)部落的首领,阿萨息斯力量的崛起。

  帕提亚人得以战胜试图打破希腊化世界平衡的塞琉古王朝,夺取对于帕萨瓦(Parthava)地区的控制权,帕提亚人在此过程中崛起,逐渐成为了可以与阿契美尼德王朝相提并论的东方帝国,也成为了少数的可以在权势和财富方面和罗马匹敌的国家。

  作为部落联盟,帕提亚以其马匹,游牧弓骑兵和重骑兵著称,帕提亚重骑兵人马皆披挂独特的铜或者铁制鳞甲。

  在步兵方面,他们主要依靠波斯伊朗的山民、长矛兵和突袭兵,有时也会招募塞琉古式装备和训练雇佣兵。

  帕提亚人的文化混合着希腊化文明、波斯文明和本土特色,他们的宗教与哲学混合着波斯和希腊的影响,同时信仰希腊和伊朗的神灵,当然也信仰祆教。

  久而久之,贵族精英阶层逐渐发展壮大,占有了作为国家主要经济命脉的肥沃土地,随着丝绸之路贸易的发展,帕提亚人的事务官得以便捷的在古代世界的范围活动。

  作为东方势力,帕提亚人从波斯帝国的贸易与文化遗产中获益颇丰,对异族文化的宽容使得他们能够更容易的开拓疆土,但对祆教的信仰意味着对奴隶制度的鄙夷,这既不利于经济生产,也有损于公共秩序的维护。

  在战争中,帕提亚人高超的骑射天赋使得他们在开阔地形战斗时锐不可当。

  托勒密王朝(埃及)

  “遗产、独立、力量”

  托勒密王朝的埃及尽管保留了很多埃及传统,但仍与希腊化文明紧密相关,公元前305年,随着亚历山大大帝的去世,他的部将托勒密建立了托勒密王朝,并且逐渐成为了马其顿人统治和影响下的文化、贸易中心。

  作为亚历山大的部将,托勒密在亚历山大突然去世之后被任命为埃及地区的行政长官。

  随着亚历山大帝国的分崩离析,托勒密遂宣布独立,将埃及拖入了与几大竞争对手之间的继业者战争(公元前322年-公元前275年)

  托勒密选择接受埃及的传统宗教和习俗,自任为法老,继续建设传统的大型神庙和纪念性建筑,不过也同样积极鼓励希腊文化的传播和学习,希腊-埃及人已然成为上层阶级,但和谐并不会永存,由于希腊士兵的驻军以及退伍老兵的移居,希腊公民的特权引发了与原住民之间持续的血腥冲突。

  尽管依旧笼罩于继业者名将的光环之下,希腊和埃及军事传统的融合,使得托勒密法老拥有了一支先进而平衡的军队。

  托勒密王朝的军队善于运用长矛和长枪,经验丰富的剑士,卷镰战车以及某些充满异国情调的兵种(比如非洲战象)的加入使得埃及的军队丰富多彩。

  埃及在地中海的位置使得他们同时维持了一支强大的海军来维护他们的海外殖民地以及贸易。

  托勒密王朝的首都-亚历山大里亚已然成为了文化和研究的中心,她的统治者们是些对于权力极度渴望的机会主义者。

  新的王朝也许还会进一步扩张他的领土和影响力?是联合说希腊语的人们,还是向西,挑战希腊人的威胁迦太基人呢?

  作为继承者王国,托勒密王朝先进而有原件,他们有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和学者,他们在海上的实力无可争议,然而,作为一个在异国土地上匆匆建立的王朝,土著的埃及人正准备用一些行动向统治者证明他们的“价值”。

  斯巴达

  “纪律、荣誉、征服”

  斯巴达人社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为了战争而生的。斯巴达支配着希腊世界并且继续出产着希腊化世界最优秀的士兵们。

  斯巴达人通过传统的“Agoge”(一种全体斯巴达男性公民都要接受的教育和训练)和“Krypteia”(对希洛人的袭击活动)变得训练有素而冷酷无情。斯巴达武士和领袖是他们军事信条和纪律的化身。

  斯巴达城邦由三种人构成,“Spartiates”(斯巴达公民),“Periokoi”(没有公民权的自由民,商人和贸易者一般属于此阶层),“Helots”(从事农业和劳动的奴隶)。

  拉栖代蒙人的城邦是高效而血腥的战争机器。雅典的奴隶支持着雅典公民追求艺术和哲学,与之相对应斯巴达的奴隶和没有公民权的自由民支撑着斯巴达的武士,让他们追求完美与荣耀。

  很少有人能够在与斯巴达人的短兵相接中幸存并且向后代讲述他们的传奇。

  斯巴达人在希波战争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包括在温泉关的300勇士传奇。伴随着斯巴达人在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胜利,斯巴达人的力量如日中天,直到公元前371年,在科林斯战争中的留克特拉战役失败后才走向衰弱。

  他们最终被迫承认科林斯的权威并参与联盟。公元前331年,马其顿王腓力二世发起了对迈加拉城邦的围攻和屠杀,斯巴达人在当时的作为并不为人所知。

  历史上,在布匿战争中,斯巴达成为了罗马的盟友,他们是否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或是征服亚历山大大帝之前的领土,唤回昔日的荣光?谁知道呢?

  通过举世无双的武艺训练,斯巴达战士成为了无与伦比的勇士,但由于他们对希洛人的压迫,斯巴达的奴隶更不满现状。

  然而,由于斯巴达人朴素的生活作风,使得他们可以更少的依赖自然资源。

  伊庇鲁斯

  “增长,遗产,命令”

  坐落于亚德里亚海边的伊皮鲁斯,不比南方的那些大城市,是一个由诸多小村镇组成的希腊王国. 作为一个以农渔业为基础的社会,伊皮鲁斯却维持了一支以亚历山大为模板的军队,包括骑兵 弓手 轻盾兵 长矛兵和战象。 他们同时也是用其他希腊世界的雇佣兵

  伊皮鲁斯多样又分散的农业构成了国家经济的基础,贸易则主要依靠亚德里亚海边的几个渔港。这些港口既是舰队的根基,又是其播撒荣耀的手段。(就几个破浅水港吹得还真牛逼)

  在Molossian Aeacidae朝的统治下,伊皮鲁斯的国王们声称自己是阿基琉斯和 Deidamea的后代。通过公主 奥林匹亚斯与菲力二世的婚姻,伊皮鲁斯与马其顿变得十分亲密并在二者的儿子,亚历山大大帝的帝国之下繁荣昌盛。

  “继承者”战争中皮洛士在托勒密埃及的军事援助下重新谋得伊皮鲁斯的王位(皮洛士和亚历山大有血缘关系,本身是伊皮鲁斯正宗皇室继承人,早年因政变被迫出走他乡)。

  公元前281年,在埃及的又一次支持下,皮洛士因为塔伦特姆这块希腊殖民地与罗马陷入冲突。尽管皮洛士是个战术大师,他的“皮洛士式胜利”却成为了灾难性胜利的代名词。

  伊皮鲁斯面临着 几个选择: 亚得里亚海多面是罗马, 东部是马其顿, 南部是 斯巴达,他们会是潜在盟友还是等着被征服的敌人?

  伊皮鲁斯盛产伟大的指挥官,他们的将军和舰长们在战争中享受着指挥战斗的荣光。做为一个乡村生活多过城市生活的国家,伊皮鲁斯同样从他各处的小殖民地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利益。

  但是, 他们在过往历史中的多变,反复使他们不得不承受与其他希腊国家的外交中的苦果。

  雅典

  “知识,智慧,繁荣”

  作为民主社会的典范,雅典控制着阿提卡半岛的富饶地区,他的舰队依旧支配着东地中海。作为文化与哲学的中心,高贵的雅典成为了希腊成就和教育领域的先锋。

  雅典以其建筑、艺术和文学出名,很久以来雅典就以他的文化成就出名,在建筑方面,雅典有献给城市守护神雅典娜女神的帕蒂农神庙,在戏剧和文化方面,雅典孕育了阿里斯托芬、索福克勒斯、苏格拉底、柏拉图等精英。在许多方面,雅典就是希腊文化的定义。

  在希波战争和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顽强的为独立而战,引领着时代的力量,但是在公元前338年的喀罗尼亚会战后,雅典成为了腓力二世的马其顿王国的组成部分,亚历山大大帝死亡之后,雅典成为了继业者将军的目标,尤其是对于安提柯王朝和托勒密王朝

  自从德尔菲神庙的神谕告诉他们要在希波战争中相信木城墙的作用后,雅典的军事焦点便转向了海军,然而,延续着古典时代的传统,雅典期望着他们的市民能够组成骑兵和步兵军队,尽管雇佣军补充了军队的数量。

  倚仗强大的重装步兵方阵和弓箭手的支援,装备齐全的雅典军队将是个可怕的对手,一块难啃的骨头。

  尽管一直都充满影响力,但雅典仍旧没有从马其顿统治中完全独立出来,雅典有机会争取完全的独立并且组建第三次雅典联盟,主张长期的威望并且赢得对手的好评,比如斯巴达、底比斯、科林斯(好吧这段看不大懂)

  作为城邦,雅典城拥有大量的财富,丰厚的遗产是的雅典能够更容易的将征服的地区同化,强大的海军传统给雅典的舰队一臂之力,然而他们的陆军部队却不那么发达。

  本都

  “野心,独立,利润”

  坐落于黑海沿岸的多山区区域,本都的农业和贸易主要建立在其包含的诸多肥沃的河谷和港口上。

  这种地理位置也决定其军事力量主要关注在步兵和军舰之上。

  而且,其受到的希腊和波斯的混合影响确保了本都军队是既先进又可靠的。青铜盾矛兵(铜盾?)是他们的核心军事力量,

  而他们的镰刀战车快速,致命并令人生畏。

  本都的珍贵的商品,机敏又富于投机的统治者,都使本都能够作为一个强大希腊化国家而生存。本都连接着整个古代世界,很大程度上由于对黑海贸易的控制和出口的木材,贵重金属和无价的钢贴,因此本都的特工完全有条件收集他们国外敌人的信息。

  最初起源于波斯和卡帕多西亚原辖地的一部分,在亚力山大横扫大流士的帝国之后, 于公元前333年本都成了安提柯一世的附庸国。

  从本质上讲,本都现在只是一群被重新出现的波斯王朝统治的希腊殖民地。

  公元前302年,在Mithridates Ktiste(米特里达梯一世,“建立者”)治下,本都从继任者战争的混乱中独立。

  在成功地击退了托勒密埃及的入侵后,本都的扩张已经穿越小亚细亚,进入希腊大陆以及更远的地方(历史上本都有穿越爱琴海?)。

  作为一个富有侵略性的王国,本都既享受着与希腊城邦和继任者王国们健康的外交,又在战场上有着坚定的信念,特别是对蛮族。

  然而,本都放弃了波斯传统,这意味着在其深受东方文化影响的省份里,公共秩序日益恶化。

  塞琉古

  忍耐,多样,力量

  尽管最终接受了很多东方文化的影响, 塞硫西帝国还是以城市建设、市政工程和推动希腊化而知名。塞硫西帝国的军事体系内一方面囊括着包括铁甲骑兵、披甲战象和骑射手在内的优质骑乘部队,同时也依靠逐渐扩张的各希腊语殖民点提供优质的超长枪方阵和其它持矛部队。

  在游戏开始时,这样完备的军事体系建设,对于需要应对埃及托勒密王朝军事压力和各边缘行省周围入侵威胁的塞硫西帝国来说是必需的。而现在或许也是最好的时机,让塞硫西帝国的统治者们扭转局势,转向西方攫取更多亚历山大帝国分裂后留下的遗产。

  这个帝国由塞硫卡斯一世,即“Nictor”(胜利者)塞硫卡斯 建立,帝国的势力一度在巅峰期覆盖西起安那托利亚,东至印达斯河。在混乱的继业者战争期间,塞硫西帝国得以确定对亚历山大帝国东部各省份的统治,并且保留小亚细亚的一部分。

  塞硫卡斯一世的全面胜利确立于BC301的伊普苏斯会战。在送出了东部边境省份名存实亡的统治权后,塞硫卡斯一世从月护王手中获得了多大500头印度战象,并随之在战场上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他统治的领土原本包括大量不同文化,但在顶端的马其顿精英统治阶级和大量希腊裔殖民者的新鲜血液影响之下,他们很快被希腊化了。

  尽管在本土还有一些不安定因素,但现在塞硫西帝国决定走上扩张之路。但他们的目标在哪里? 是攻向托勒密埃及,还是反戈攻击亚历山大的故乡,马其顿本土和希腊? 受到他们消化的东方文化的影响,塞硫西帝国对于奴隶化的概念和做法无法接受。

  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他们较少地受到新文化融入帝国带来的治安影响。在战场上,塞硫西帝国军队有着极为广泛的军队来源,能够在地面和海上作战中都表现出出色、平衡、多样化的作战能力。

    推荐阅读